摩天城墙
130×97cm
1998 作
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一九九七年,同行郑从报纸上发现一条消息,说怀柔有一处未开发的长城叫箭扣,很自然、很险峻,陡的地方一个台阶足有一米多高,实属别处罕见,而且若是一天不能往返还可在山下农民家借宿,吃农家饭,睡农家炕,花钱不多还能体验一下生活。然而我一想那台阶、那陡峭就觉没这个眼福,可同行邀我同去,我就住怀柔,也就不好再说什么。十月二十五日,我们从怀柔出发,经雁栖湖、莲花池、神堂裕、长园、八道河、西栅子大队,一路打听着最后到了旧水坑,当地农民指着远山说:长城就在那上面。出租车在山脚下等候,我们从就近的一条小路上山,穿过树林不一会儿就到了山上,脚下是依稀可辨的碎石城砖,面前是一个很陡的山峰,看来只能从它右边的峭壁绕过去了,而唯一可以踩脚的只有峭壁上那稍突出点的地方。我心里直发憷,可才上山又不好 折回去,也只能硬着头皮学着郑:身体紧贴峭壁脚踩那突出的地方手抓前面的小树枝过了第一关,其实心里别提有多害怕。惊魂未定,忽见面前破损的长城像一个大天梯,几乎垂直的台阶又高又陡,正如报上所描述的,只能是爬着上去了,现在我才知为什么叫“爬长城”。可才爬了几个台阶就上不去了,成了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人仿佛在空中,心里一恐惧,腿也不怎么听使唤了,直打哆嗦,郑见状只得让我原地别动,他先越过“天梯”去看看。此时的我上不能上,下不敢下,像壁虎似的趴在半壁着急的等候,时间过得真慢,慢得让人窒息、让人害怕,仿佛一切都是静止的,蓝天、阳光、长城和我。郑终于出现了,说前面还有更精彩的,看来不能半途而废,没有后退的路,只能豁出去了,在郑的指挥下,只向前看、向上看,绝不向后看、向下看,小心翼翼的慢慢往上移动,多少有点“舍命陪君子”的滋味。终于上了峰顶,紧张的心也顿时得到了放松,人往往是被迫出来的,如果不是身处进退两难的境地,大概也不会有战胜自我的勇气。过了这第二道关,只见前面山峰上有个敌楼,等到了里面才发现已经十分破旧,出口处长满了荆棘……,没有路了,我们只好往回走,当走到被我称为第一道关的地方,发现有人上来了,是两位男子正在过峭壁,其中一位已经到了这边,而另一位还在那边,任凭对面这位怎样的好言相劝、怎么的帮忙都无济于事,那边的那位决不肯再往前迈半步,根本不顾情面,也不在乎我们的存在,看来是被吓得翻了脸,说什么都不管用了。我这才发现,原来我还不算是最胆小的,我忽然为自己的勇敢感到自豪。这时又上来一些人,是个摄影小分队,背上的包袱几乎高过了头顶,拄着拐棍,但脸上却露出轻松的笑容,看我过来便主动伸手来帮我这个空手都走不好的人。原来他们是上来拍日出日落的,摄影师是好榜样,不怕危险,不怕困难,为了能给观众带来瞬间的美,常常要付出许多辛苦、许多心血,我顿时肃然起敬。下了山,因为司机临时有急事,我们也只好回去。这四上长城是个转折点,虽说只走了一小段,却有了一个大突破,我似乎勇敢了许多,我喜欢这给人以勇气和力量的长城。     
 
 
 

 


 

版权所有:蓝丽娜  

 2005昙花贝叶草庵制作   QQ:503656687